钟南山:担心有国家控制不了疫情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具体来说,这种新型病毒在人群中出现的时间可能比设想的更早,甚至不一定是最早出现在武汉,但由于无症状感染现象而未被检测到。病毒在人传人过程中逐步演化出了关键突变,可能包括上述的RBD和福林酶切位点插入,从而变得完全适应于人类。“直到发生了更多的肺炎病例,我们才能够通过常规监测系统发现COVID-19。”

在列举诸多事实与专家发言后,《今日美国》称,“我们对传言的裁定:虚假。传闻声称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判断这是虚假谣言。”早在2019年12月之前,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在人群“隐秘传播”(cryptic spread)阶段发生了一些关键突变。也就是说,这种新型病毒在人群中出现的时间可能比设想的更早,甚至不一定最早出现在武汉。

张永振、霍尔姆斯此次在《细胞》的这篇评论文章中,将他们对这场新疫情致病病原体的鉴定,这种新冠状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比较,以及这种人畜共患病何时在人群中悄然出现等问题,均进行了描述和分析。

作者们最后总结道,目前,已有四种地方性的冠状病毒株在人群中流行,即229E、HKU1、NL63、OC43。“新冠病毒似乎不可避免地将成为人类中第五种地方性冠状病毒,并且目前正在一个完全易感人群中传播。”所谓的地方性疾病,指的是局限于某些特定地区内相对稳定,并长期性经常发生的疾病。

霍尔姆斯为这篇文章的通讯作者。官网简历显示,他擅长研究传染病的进化和出现,特别是RNA病毒跨越物种界限在人类和其他动物中出现的机制。他同时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客座教授,以及复旦大学的名誉客座教授。值得一提的是,张永振和霍尔姆斯长期保持着学术合作,其合作团队在《自然》等学术期刊上发表多项成果。他们两人在多年前还到访过这场疫情的假设起源地之一——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有关病毒起源的错误信息在互联网流传甚广。近日,全美发行量第二的报纸《今日美国》在其网站上刊登文章,引用多个医学专业信源,为美国民众纠正了事实。

张永振等人表示,虽然这再次表明,华南海鲜市场在病毒出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很难明确这些环境样本中的病毒来自该市场的动物还是当时已在无意中传播的人。“不幸的是,随着市场的关闭,目前明显缺乏直接的动物样本,这可能意味着很难、甚至不可能准确地识别出任何动物宿主。”

上海医疗队立即为吴阿婆制定了个性化综合救治方案,有高流量吸氧、抗菌、平衡电解质、抑制炎症风暴、营养支持等西医综合治疗,还有中药汤剂+针刺辨证论治等。在多管齐下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和护理下,吴阿婆的呼吸逐渐开始不那么急促了,症状缓解了,不吸氧情况下氧饱和度达到95%以上,各项理化指标都恢复正常,最终“健步如飞”地走出病房。

“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中产生的。声称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人仅因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当地野生动物市场与疫情始发地的地理相近性而已。”《今日美国》为了打破谣言,列举了包括美国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以及世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采访与文章,详细分析病毒的可能来源。其引用《柳叶刀》的声明指出,动物可能才是新冠肺炎病毒的真正来源:“来自多个国家的科学家已经发表并分析了导致该病的基因,即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组,他们绝大多数认为该冠状病毒起源于野生生物。” 而关于病毒是否人造,埃布赖特也指出:“基于病毒的基因组和特性,没有迹象表明它是一种工程病毒。”

作者们在2020年1月5日获得一个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初步分析表明,该病毒与SARS样病毒(冠状病毒科)密切相关。他们立即将这一结果报告给了相关部门,并在同一天向NCBI/GenBank提交了基因组序列(Wuhan-Hu-1毒株)。随后,在爱丁堡大学Andrew Rambaut博士的帮助下,作者们于2020年1月11日在开放获取病毒学网站(http:// virological.org/)上公布了该病毒的基因组序列。随后,中国疾控中心在公众访问GISAID数据库(https://www.gisaid.org/)发布了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以及相关的流行病学数据。